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21|回复: 0

[实验动物] 动物试验毫无必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5 10: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动物试验毫无必要

谷氨酸钠的安全使用量是多少?转基因食品是否可以被人类安全使用?各种生物化学技术公司,都在尝试着用动物实验的方法,来权衡模拟各种化学合成物或者未知食物对人体的安全性。那么动物实验到底有没有必要呢?让我们一起来阅读《Resurgence》杂志(英国双月刊杂志《复兴》,关注环境及城市可持续生活领域)的一篇文章分享。

作者 雷·格瑞克
译者 思彤


很多人在道义上反对动物试验,即使他们是试验的假定受益人。大家对这类人的印象是他们“宁愿牺牲医学进步,也要避免动物受苦”。然而政府和媒体却对如此好心不屑一顾,侮蔑他们是在“反科学”。

但如果动物试验根本不能给医学带来什么好处呢?反之,如果它是在阻碍医学的发展呢:不可信的试验结果会误导科学家,结果不但伤害了病人,还浪费了本应花在人体研究上的宝贵资金。如果事实如此,那唯有停止动物试验才能保证所有人的利益。

为了得出正确结论,我们需要先对现代医学进行细致研究。我和妻子进修医学和兽医后,又花了十年的时间去研究现代医学,写出了我们的第一本书:《神圣的母牛和金色的雌鹅:人类进行动物试验的代价》。在阅读了上千篇科学论文,并回顾了整个医学史之后,我们发现人类从动物试验中受到的伤害要远远大于获得的利益;而所谓“医药的突破依赖于动物”更是“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的例证。

发明小儿麻痹症疫苗的萨宾医生曾惋惜的指出:“以猴子疾病为模型的试验误导了我们,使我们对人体有了错误的概念,结果延误了疫苗的发现。”心脏瓣膜复原,青霉素和许多其他治疗方法的发明都曾因动物试验所引起的误导而延迟,很多人因此丧命。而吸烟和摄入过量胆固醇则托动物试验的“福”,竟被认为无害,这两个错误结果要了好多人的命。因为在猴子身上的试验结果是“绝对安全”,现在成千上万选择激素取代疗法的妇女正承担着乳腺癌和心脏病的双重风险。究竟要死多少人,我们才能明白问题出在动物试验身上呢?

在西方,癌症、心脏病和中风是死亡率最高的三大疾病。但如果知道排第四位的杀手是谁,很多人一定会非常惊讶:那就是处方药的副作用。美国每年死于药物副作用的病人超过100,000人次,英国也大致相同。这个数字比所有违禁毒品造成的死亡人数相加还高。

显而易见,药品售前的安全检查存在很大问题。而其中最致命的环节就是在动物身上试验药品。动物和人类在代谢药物方面有巨大区别,就像有些东西狗和老鼠能吃,而人不能吃一样。比如治疗糖尿病的REZULIN曾经极为成功的通过了动物试验,可是在它2000年被彻底禁用前已经害死了数千人。相反,青霉素对人类很重要,却能杀死猪和老鼠。如果用小白鼠做的试验都不能证明某种药物的副作用能否让家鼠致癌,那么这些试验结果又怎么能用在人身上呢?

众多迹象表明动物试验对人类没有任何意义,通过试验确切能知道的副作用只有5%到30%。例如,一次对1960到1990年间药品调查的结果表明,24项副作用中,仅有4项能通过动物试验测试出来。另一次调查则显示,114种对人体有害的毒素仅有6种对动物有害。靠扔硬币的办法确定药品是否安全都比做动物试验高明,连前任亨廷登郡“生命科学研究院”的主任都承认这点!

伦敦大学学院的安德烈·麦考林教授说过:“我们每个从事评定毒性资料的人都清楚的知道,用动物试验来做致癌性研究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和动物的生命。而这些试验之所以能一直进行,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代替它,另一方面这是一种政治姿态,这实在很要命。”

测试药品的安全系数还有很多其它的方法,比如在人的细胞组织上、DNA片断上或人类器官的电脑模型上做试验,甚至零风险、少计量的用在志愿者身上,其准确度都要比动物试验强的多。我们正在进入个性化药品的时代,量身定夺的药品会更安全更有效。

科学突破带来医学进步,而我们今天享受的种种医学进步所带来的便利其实真正来自一种以人为本的研究,比如临床医学、流行病学、解剖学、试管研究,包括对人体组织的使用。人的创造天赋、对病人细致的研究以及那些先驱科学家们勇敢的、甚或有些莽撞的自我试验,才使麻醉、抗生素、阿司匹林、β阻断药物、起搏器和其他许多伟大的发明得以出现,而这些都与动物试验没有任何关系。

CT、PET、MRI(核磁共振)等是结合电脑和其他先进科技的技术,这些技术补充了我们传统检验手段的不足,使我们能更深入的认识疾病,而这些也是动物试验永远无法给予我们的。

既然动物试验与以人为本的技术无法比拟,为何它们还在继续呢?这有很多原因:包括科学惯例和保守主义等,不过最重要的,还是钱在作怪。动物试验是数万亿英镑的大生意。大学院校,动物饲养者、动物笼子和试验设备的供应商、大制药厂等都有高额利润。光是卖试验老鼠一年就可获利200,000,000英镑。很多医生和科学家都反对动物试验,但是丰厚的即得利益使其一直进行下去。

新的药品仍在做动物试验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如果药品副作用使病人受伤或致死,制药公司被告上法庭,那么他们可以用此来辩护。制药公司在私下甚至公开的场合都曾承认,动物试验虽然无效,但它能使公司免受责任追究。只要拿出证据证明药品曾经做过多种动物试验,陪审团就会认为制药公司已经勤勤恳恳的完成了自己应做的工作,他们实在对这个药能害死人毫不知情。通常其结果就是制药公司本应赔偿上百万英镑的官司,赔上几千块就解决了。

如果人类想在最惧怕的几种疾病的研究上有所突破,那非放弃动物试验不可。1998年,“美国国家癌症协会(NCI)”会长理查· 克鲁斯纳医生承认:“人类研究癌症的历史就是我们治愈各类老鼠癌症的历史。几十年前,我们就已经治愈了老鼠的癌症,只不过在人身上没有起任何作用。”NCI 认为我们很可能因其在老鼠身上无效而已经错过了治疗癌症的药物。

像癌症和艾滋病这样的顽疾,预防不仅是比治疗更好的办法,而且是唯一办法。动物试验无法协助我们去判定何为致病因素以及如何预防疾病,这些我们只能在研究人体时发现。我们花了数百万英镑和20多年的时间在黑猩猩身上研究艾滋病,结果研究出的疫苗在人身上还是不适用,还造成了8000名志愿者承受着高风险、无保护的试验结果。

试验动物并没有得那些困扰人类的疾病,所以要想让它们有疾病症状,其身体就要遭受人为的损坏。由于人和动物的病因如此不同,所以研究出来的能治疗动物疾病的药品,往往对人无效。把狗的大动脉切掉,导致狗心力衰竭,其治疗方法能和人动脉中胆固醇过高造成的心力衰竭治法一样吗?

英国政府最近自食其言,批准建立了剑桥大学颇受争议的“灵长类动物大脑试验室”,他们曾声称此类研究不符合国家利益。猴子又没有得阿什米、帕金森,我们只有研究人体才能找到治疗的答案啊!虽然像“大脑银行”或其他类似的机构一直以来备受支持和关注,但我们现存对疾病的知识都是通过研究病人和人体组织得来的。

大量资金投入到研究猴脑上就意味着研究人脑的资金不足。更糟的是,在长尾猴和短尾猴身上得到的研究结果会误导神经学者,导致悲惨的后果。比如在灵长类身上试验出了多种治疗中风的方法,然而在人类的临床治疗中都失败了,而且还伤害了病人。

大众一直被告知人类疾病的治疗方案将通过动物试验发现。现在是让大家知道这是一个昂贵而危险的谎言的时候了。如果不抛弃“毫无用处的动物试验”(“国家临床医德学会”会长迈克尔· 罗林斯教授所言),我们将永远找不到正确的治疗方法,而且还会继续承受动物试验带来的后果,使用那些毫无用处的研究结果。

(选自Resurgence第224期)



该贴已经同步到 小熊的微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